談談「政治正確」

作者:張奕源 Nick


隨著 Donald Trump 在美國政壇掀起陣陣波瀾,「政治正確」也在近期成了網絡熱詞之一。

「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一詞出自西方,其本意是「正確的政治觀」。劍橋在線辭典(Cambridge Dictionaries Online)對「political correct」的定義如下:

Someone who is politically correct believes that language and actions that could be offensive to others, especially those relating to sex and race, should be avoided.

大意為:「政治正確」者認為,人們應該盡力避免所有可能冒犯到他人的言行,特別是關於性別、種族等的。

維基百科關於「政治正確」的定義是:

正确的政治观。在不同的社會中,所指的可能不盡相同。如,在美國,「政治正确」(英语:political correctness;缩写:PC)是对弱者的同情和保护,如不能冒犯少数族裔、不能冒犯女性、不能冒犯同性恋者、不能冒犯不同的信仰或政见持有者,要求(在公共场合)言辞要儘可能不侵犯「弱勢群體」。這是「政治正確」一詞比較廣泛的用法。

可見,無論劍橋辭典還是維基百科,其關於「政治正確」的核心定義都是一致的,即「人們應在言行上關照弱勢群體」。

所以,當 Trump 在正式場合發表涉嫌歧視女性的言論,並提出激進的民族政策時,美國民眾的譁然就可以理解了。儘管「政治正確」已經令不少美國人疲憊且反感,但當一位美國總統候選人大張旗鼓地向「政治正確」開砲時,美國人民自然會擔心 Trump 上臺之後美國的政治環境和國家前途。

按照「政治正確」的語境,我們日常生活裡的很多詞匯合表達都應該被修正,譬如「瞎子」要叫「視力障礙者」,「瘸子」要叫「行動障礙者」,「老人」要叫「長者」,「妓女」要叫「性工作者」等。

關於稱呼上的「政治正確」,還有個很有意思的例子:有人提出,應把「聖誕節」改名為「耶誕節」,因為「聖」字帶有很強的宗教色彩,冒犯了非基督徒,而「耶誕節」則只是陳述了「耶穌誕生之日」這個事實,宗教色彩便淡了很多。由此,「聖誕樹」應更名為「節日樹」,「聖誕快樂」要說「節日快樂」。更進一步,表示「公元前」和「公元後」的「AD(anno Domini)」和「BC(before Christ)」也應該改成「common era」和「before common era」,以此淡化其中的宗教成分,達到照顧非基督徒的目的。

在中國,近年來較為典型的、含有「政治正確」意味的語言變化之一是關於「TA」的使用。原本按照現代漢語使用規範,當指代對象性別未知時,通常用「他」來代替。譬如:

  • 以我一個人的能力,怎麼能和他們一群人相比。
  • 如果你愛,就把你的真心奉獻給

以上兩句中,無論「他們」還是「他」都並非特指男性,而是忽略性別的代稱。但或許是為了表達自己對女性的尊重,很多商家、媒體乃至文字工作者,都開始用「TA」來指代性別不明的對象。

除了通行的普世價值,「政治正確」在中國的另一重含義則是「社會主義的政治觀」。在新中國建立之初,「遵從毛主席的指示」就是「政治正確」。之後,「打倒蘇修」、「打倒美帝國主義」、「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批林批孔」等在各自的時代裡成為「政治正確」,這些思潮也極大地影響了中國的發展進程。

需要指出的是,當前我們使用「政治正確」一詞的絕大多數場景中,該詞所指的仍是普世的含義(即人權、平等和關愛弱勢群體)。在互聯網上,大量的網友將「政治正確」一詞按照「跟黨走」或者「服從政府的意願」的含義來用,嚴格來說並不準確。更重要的是,不嚴謹地濫用該詞會給很多不熟悉該詞用法的朋友以錯誤的引導。要知道,帶著「聽黨指揮」這樣的概念去理解美國社會,是完全行不通的。

你也是個「裸奔黨」?或許你可以試試 Air Jacket

作者:張奕源 Nick


在使用手機殼這件事上,我是個「裸奔黨」——從 iPhone 3Gs 開始,我就養成了不貼膜、不裝保護殼的手機使用習慣。當然,和每位「裸奔黨」一樣,每代手機我都嘗試用過一兩個殼,也貼過三五天膜,但最後都丟掉了。原因無他:無論貼膜還是戴套,都會破壞 iPhone 原有的美好手感,折騰來折騰去,還是「裸奔」最為舒適。

但前兩天,MacStories 的主筆 Federico Veticci 在 Telegram Channel 中提到自己用 Air Jacket 取代了用了很久的官方 case。恰逢我最近也有搞個手機殼的想法,於是我決定購買一個 Air Jacket 試試。

之所以在這個時候選擇 Air Jacket 是有原因的:

  1. 我在 3Gs 時代有過一陣對保護殼和其它手機配件的狂熱。花了許多銀子、換了很多殼子之後,Air Jacket 給我留下的印象最深。這也是我在 3Gs 時代用過最久的一個手機殼。
  2. 我目前的工作常處戶外,遇到各種磕碰、刮劃的機率很高。上次外出便讓我的手機多了很多微小的刮痕,所以我非常需要停止「裸奔」,買一個殼子止損。
  3. Air Jacket 是日本品牌「Power Support」旗下的產品。自上次使用 Air Jacket 後至今,我相信該產品經過日本人數年的改進,手感會有提升。
  4. 正在我考慮買個殼子的檔口,Federico 秀出了他的新手機殼,促使我下定決心入手。
  Air Jacket 的國行版包裝

Air Jacket 的國行版包裝

今天收到了殼子。裝上之後,我立刻覺得:果然沒買錯。

聊聊感受吧:

這款產品之所以叫「Air Jacket」,因為輕薄簡潔就是它的主打特色。Air Jacket 有黑、灰、銀、透明四色。「透明」是 Air Jacket 系列的經典款式,Air Jacket 的設計師希望用戶套上外殼之後,既能達到保護手機的目的,又不會損失手機自身的外形和手感。隨著 iPhone 顏色和款式漸多,Air Jacket 逐步衍生出以上提到的四色(其實還有基於以上四色的漸變色款)。我的手機是黑色,所以我選了灰色外殼。

在選購 Air Jacket 前,我曾考慮過購買 iPhone 的官方 case。我在 iPhone 6 時代有過使用官方 case 的經歷。對我而言,官方 case 使手機的增厚略明顯,考慮再三,我最終將之排除在選項之外。

Air Jacket 的確很薄。戴上殼子後,從正面幾乎看不出手機有戴殼,殼子本身是半透明的,且正面邊緣部分做了內收和圓滑的處理,使其與 iPhone 的 2.5-D 玻璃屏幕融合得很好。將手機拿在手裡,iPhone 的緊緻也得到了很完整的保留。

 戴上 Air Jacket 之後的 iPhone 6s,不從側面看,很難察覺手機是有外殼包裹的

戴上 Air Jacket 之後的 iPhone 6s,不從側面看,很難察覺手機是有外殼包裹的

作為一名「裸奔黨」,除了喜愛 iPhone 原有的外形和手感,我還很在意手機戴套之後,兩側的按鍵是否依然能夠被輕鬆地按壓。Air Jacket 的表現比我的預期更好。由於 Air Jacket 很薄,按鍵四周的孔洞部分並未比手機本體高出很多,對按鍵手感的破壞也不算大,四個按鍵都可以很容易地觸到,不需要擔心很多厚實的殼子套上常出現的問題——需要把手指在孔洞裡捅得很深才能夠到按鈕。

 Air Jacket 的孔洞周圍都做了圓滑處理,按鍵也可以被輕鬆按下

Air Jacket 的孔洞周圍都做了圓滑處理,按鍵也可以被輕鬆按下

當然,Air Jacket 也有屬於自己的問題:

  1. Air Jacket 是硅膠材質,所以被手汗附著之後,殼子會變得油油的。如果手汗較多者使用這款產品,需要經常擦拭。
  2. 有孔洞就一定會醜。無論孔洞開在哪裡、如何設計,都一定會比「裸奔」醜。
  3. Air Jacket 的價格在優質的手機殼裡不算貴,但跟 ¥15 一個的地攤貨比起來,其價位還是會高很多。

如果你喜歡輕薄,希望自己的手機在有外殼保護的前提下儘量保持其原有的樣貌,那你可以試試 Air Jacket。這款產品在中國大陸有行貨,所以你可以通過正規渠道買到它。

「領銜主演」,誰來「領銜」?

作者:張奕源 Nick,I have nothing except talent.


如果你常看電影,那你一定對「領銜主演」這個詞不陌生吧。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市面上大部分電影裡對「領銜主演」一詞的用法——乃至全社會對「領銜」一詞的用法——都是錯誤的。

我們先來看看「漢典」對於「領銜」一詞的解釋——

其它詞典裡對該詞的解釋大同小異,此處不再贅列。簡言之,所謂「領銜」,就是某領域的領頭人、第一人。將該詞用於演藝界,則「領銜主演」只能是一個人。

隨著電影業的持續火熱,「領銜主演」一詞在華語地區被誤用和濫用的趨勢愈加明顯,我甚至見過一部電影五六個「領銜主演」的狀況。有人提出,一部電影中的男女主角或正反雙方可以各有一名「領銜主演」,這個說法我覺得可以接受,因為其對「領銜」一詞的用法並未違背該詞的原意。但滿屏幕都是「領銜主演」的做法,無論如何都太說不過去了。

同理,領銜治療的大夫只能有一位,領銜研究的教授只能有一位,領銜管理的領導只能有一位,領銜出戰的球員只能有一位……但凡使用「領銜」的情境,就已經默認了此處所指僅有一人。

與此類似的還有「主打」一詞。個中異同,由你體會。


如果你喜歡咬文嚼字,推薦你使用一個叫「漢典」的工具。

點擊這裡,訪問「漢典」

你的問號用錯了——問號用法簡易指南

作者:張奕源 Nick,I have nothing except talent.


我最近發現「問號」這個東西在各處被用得混亂不堪,忍不住想寫一篇類似「問號用法指南」的東西,對常見錯誤進行糾正,同時告知你正確的問號用法。

這份指南僅供參考,且不能代替《標點符號用法》,如果你想讓自己的行文用點更有規矩,建議你花 ¥15 左右購買一份,或在互聯網上查閱相關資料。

在語法上,問號與句號地位相等,用法相通

換言之,問號和句號一樣,表示一個句子的完結。其與句號的唯一不同在於表示疑問語氣。

【誤】今天應該吃雞肉呢?還是牛肉呢?
【正】今天應該吃雞肉呢,還是牛肉呢?
【解】原文是一個選擇疑問句,「還是牛肉呢」在語義上並不構成一個獨立的句子。

問號表達的是疑問語氣,部分引用、轉述及陳述不適用

【誤】我並不明白我的人生要去哪裡?該做什麼?
【正】我並不明白我的人生要去哪裡,該做什麼。
【解】跟此例句類似的錯誤很多很多。這個例句並不是在表達疑問語氣,而是在陳述「我」的困惑。

類似的狀況還有:

【誤】媽媽問我隔壁王叔叔的車子是哪個?我指給了她。
【正】媽媽問我隔壁王叔叔的車子是哪個,我指給了她。

【誤】我也不知道此時此刻我最該做什麼?
【正】我也不知道此時此刻我最該做什麼。

通過「提問對象」區分不同問句

此處一提:並不是句中但凡出現疑問詞,就需要在句末加上問號。問號僅用於明確表示疑問語氣的情境下。換言之,問句一定有一個明確提問對象,且不表達任何陳述語氣。這個對象可以是筆者自己,可以是讀者,也可以是文中的某個角色。同時,這個對象可以不回答問題,但其存在則是必須的。例如:

【正】看著漫天銀河,我不禁問我自己:我還能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嗎?
【解】提問對象為「我」。

【正】這樣好的機會都不把握,他莫不是有病麼?
【解】典型的反問句,常見於說論文和一些小說之中,可以將提問對象理解為讀者,有時該對象亦是筆者本身。

分析句子的提問對象有助於你更好地分清句子的層次,並理解筆者的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