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C 2016:三國殺不殺

連續做了四天的 MWC 2016 專題節目。前日錄音結束的時候,我的嗓子又疼又啞——每天為了第一時間放出節目,只能犧牲休息時間,剪節目到半夜。這種顛倒生物鐘的工作,無論對於我的心智還是體能都消耗很大,倘若 MWC 是一個為期一週的科技大會,我還真沒有信心撐到最後一刻。

在我看來,這屆 MWC 就是當前科技行業整體狀況的縮影——創新和亮點都集中在局部,對於「期待能夠改變整個行業的突破性創新」這件事而言,我們能做的只有等待。

三星

今年三星在產品上的最大亮點就是全新旗艦 Galaxy S7 和 S7 Edge(下文簡稱「S7」及「S7 Edge」)。我在節目裡將這款產品稱為三星的爆發之作。

經過這麼多年的積累,三星已經幾乎做好了它所能做到的一切,也幾乎做到了當前整個智能手機行業所能做到的一切。在今天你所能觸及的任何科技領域裡,三星都在多年前就開始了研發和投入。更重要的是,三星從一開始就帶著一統天下的野心——從手機屏幕到 CPU,從手機鏡頭到內存芯片,三星全部擁有獨家技術。放眼全球,能從產品設計和研發到真正的生產層層包攬的企業,只有三星一家。即使一直手握「黑科技」的蘋果,也一直在走「我設計,你製造」的代工路線。

在經歷了無數的坎坷和起伏之後,三星的付出終於有了回報。對於產品的完整控制力和對核心技術的掌握,讓三星可以在技術積累足夠之後從容地由局部開始完成對蘋果陣營的追趕和超越。屏幕就是個很好的例子。當 Amoled 屏幕在很多科技愛好者心中的印象還是「顆粒感強、偏色嚴重、亮度偏低」時,S6 系列上的那塊亮度高、色域廣、分辨率達到 2k 且功耗控制得還不錯的屏幕徹底刷新了人們對於 A 屏一直以來的偏見。三星還讓這塊屏幕玩出了花樣——曲面屏的引入為人與手機之間的交互方式帶來了新的可能。儘管直到本屆 MWC,曲面屏在軟件層面的應用花樣並不多,但隨著各家廠商開始看到曲面屏的潛力,軟件對於該特性的支持也一定是時間問題。

也許你和曾經的我一樣,對於「三星」的產品印象是「醜陋、劣質和廉價」,那你也應該和我一樣——認真地、冷靜地、仔細地看一看三星這些年來的變化。與漸漸甘於平庸且爆發無力的 HTC 相反,三星一直飽受批評,但從未停止過探索和嘗試。在挨完了黑、乾夠了臟活累活之後,三星在 iPhone 發佈近十年、iPhone 4s 發佈後五年的 MWC 2016 上拿出 S7 這樣一款各項指標都均衡且頂級的產品,在我看來,這就是「大器晚成」。

索尼

說起「情懷」這個詞,你首先想到的品牌一定是錘子科技。但在我看來,相比錘子處處強調的「工匠精神」,索尼對於它的粉絲們而言,情懷之意味更重。畢竟錘子是個新興品牌,他们所一直标榜的工匠精神也不是人人都能理解,但當我們的少年時代生活在 Walkman 隨身聽、CD 機和索尼愛立信的手機裡時,S-O-N-Y 四個字母對於很多人而言,不只是個科技品牌,更是記憶和美好的象徵。

所以,當今天的索尼在智能手機這個領域始終「有力使不上」時,我們覺得:索尼不酷了。的確,MWC 上的 Xperia X 系列手機在我看來一定算不上酷——模糊的產線定位、並無突破的硬件、依舊平庸的系統、和努比亞頗為相似的整機外觀——連 Xperia Z 系列硬朗獨特的外形設計都沒有了,索尼手機和「酷」之間已經漸行漸遠。

不過,當你放下手裡的索尼,擡頭看看其它手機廠商,又會覺得似乎沒有誰真的夠酷。縱然支持了全球最多的信號頻段,但當蘋果為了解決信號問題拿出了滿背「白帶」的設計時,iPhone 6 和 6s 這樣的產品肯定不夠酷;三星 Galaxy S6 的曲面屏真的很酷,但只有自家區區幾個快捷功能可用,沒有軟件支援這款屏幕的特性,也讓這種視覺上的酷在實際使用體驗中少了些許黏性;最早應用激光對焦和光學防抖鏡頭的 LG 也蠻酷的,不過醜陋的系統 UI 和軟件上的平庸讓 LG 的旗艦機總和「殿堂級」差了那麼些許……有時我會不禁懷疑:是不是喬布斯接連讓我們的腎上腺素爆棚了幾年之後,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不夠酷」的時代。

在 MWC 的最後一天,有媒體報道了「索尼未來可能讓 X 系列徹底取代 Z 系列手機」的傳聞。我不是「索尼大法」的教徒,但看到這樣的新聞,我依然無比唏噓。索尼在智能手機領域還有機會嗎?我不知道,甚至不願去考慮這樣的問題。我很想問問喬布斯,面對自己曾經奉為設計之圭臬的品牌,他在看到索尼如今的境地之時會作何感想。

少年,來盤三國殺嗎

這屆 MWC ,手機領域的主角並非只有三星和索尼兩家。LG、小米、樂視、金立、中興、聯想……和任何一屆科技大會一樣,除了蘋果,幾乎各家廠商都帶來了自己的新產品,或參展,或發佈。但我卻不想在文章裡再去贅述各家的產品——有些已經在節目裡聊過,更多的則乏善可陳,沒有拿出來一提的必要。

當主流媒體技行業還在以「iOS、Android 和 Windows Phone」的標準來劃分這個領域的三方勢力時,在我眼中,手機帝國的三分天下早已是「蘋果、三星和『其它』」。

如果把各家廠商代入三國,那蘋果必是曹魏——人才濟濟、家底殷實、領土廣袤、甲堅兵利。初創之時,領導人能力超群,文韜武略,但其個人品德卻備受爭議;接班人資質不及,但身邊有老臣輔佐,雖然國家危亡的暗流湧動,但檯面上至少兵精糧足。

三星像是孫吳——既有一些家底,也經歷創業艱辛,在北有曹魏、西有劉表的夾縫里建立政權。隱忍之時,向曹魏低得下頭、稱得起臣,跟在曹老闆身後既能混口飯吃,也可暗暗積蓄國力。但當曹魏揮師南下,真正威脅生存的關頭,則打得了硬仗、杠得起正面。2016 年的三星已經坐穩了江東,留給他的下一個問題,就是要不要跟隨曹魏黃袍加身、自立為帝。

所以,如果將蘋果和三星之外的「其它」都歸入蜀漢和群雄,那我會把索尼比做趙雲——少年成名、戰功卓著、英俊瀟灑、仰慕者眾。不過,當荀彧已經可以賣血補滿手牌、魯肅可以好施裸摸五張時,你還在玩「殺當閃、閃當殺」,已經著實脫離了時代。

在三國的故事裡,司馬家最終取代了曹魏,既統一了天下,又得到了江山。但喬納森艾維不是司馬懿,拿走了全球超過 90% 的手機利潤的蘋果,也在與安卓陣營的爭鬥中不像諸葛亮六出祁山那樣看上去戰事焦灼。這就是今天的智能手機行業,亦或是整個科技行業的縮影——蘋果賺錢、三星得勢,其它各路英雄豪傑輩出,卻又有無數名字被拖進歷史的長河。

標風時代的「三國殺」被認為最接地氣,因為武將整體強度平均,玩家的個人的判斷力和參與度在遊戲的流程中體現得更明顯。進入「風林火山」之後,墨菲定律被漸漸放大,強者更強、弱者漸弱。而現在,蘋果和三星都已經找到了自己爭奪天下的路,其它的各路諸侯們打算何去何從呢?


作者

Nick,I have nothing except tal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