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C 2016:我们究竟想要什么样的手机(暨 iPhone 4S 最后的硬广)

连续听了本周 NTP 的世界移动大会 2016 主题节目,让我这伪科技粉也仔细观摩了一番智能手机世界的浮世绘。各大科技巨头企业轮番登场,如搭台唱戏,乍看热闹非凡,甚嚣尘上。作为手机品鉴界的外行人,望见自己裤兜里那仍然苟延残喘的 iPhone 4S,我也不禁要想,当乔布斯大爷的传世之作终于不能再胜任我日渐繁重的使用需求时,我需要一台什么样的手机?我们究竟需要一台什么样的手机?我猜这可能也代表了仅仅作为智能手机日常用户而非票友玩家的绝大多数消费者的考量。

外观?我从来不避讳我是一名颜党,外观永远是我决定是否埋单的第一考量。一台手机从裤兜里掏出来,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好不好看」。一个你每天要看它上百回的物件,「好看」是很重要的。当初 iPhone 4 与 4S 从一堆按起来啪啪作响的炫彩塑料壳中脱颖而出,以钢与玻璃这未来感十足的外观震掉你我下巴的时候,我认为手机外观的设计是有好与坏之分别的。iPhone 是好的,是高大善良仁慈威武,是拯救世界的男主角。其它所有,不过是主角周围胡乱舞动一下兵器以展现存在感的杂兵罢了。更有名曰「三星」者,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拉低整个手机界颜值,如反派总头目一般的存在。而如今呢?随便浏览一番世界移动大会 2016 产品目录,也会发现从外行人角度看来,所有手机都长得一样——大块屏幕、窄边框、超薄机身、金属背板,甚至连配色大多也逃出不黑白金粉四种。此时我们手里握的是苹果三星还是索尼华为,似乎最大的区分度就是机身的那个品牌标志而已。我不否认,即使今天仍有诸如三星曲面屏幕,LG 下巴模块,锤子完整金属边框之类的令人击节叫好的精妙设计,在不断突破成规锦上添花。但不论是谁,即使是曾经的大英雄苹果,也都无法做到一人碾压全世界如同鹤立鸡群一般的惊艳了。

性能?我其实也根本分不清楚什么 820、810、MTK,甚至自诩果粉的我也分不清楚口袋里跟了我四年的 iPhone 4S 肚子里的那颗芯片究竟是 A 几。作为一个普通用户,我能理解的手机性能只有「卡」与「不卡」。在 4S 之前,我用过一段时间的某款 HTC 安卓手机,从新机开始用了两个月就已经卡到让我绝望,分分钟想要用回曾经的翻盖 dump phone Moto V3。而 4S 仍然是作为救世大英雄的角色登场,让我虐了四年。时至今日,依然比我当年用 HTC 两个月的体验要爽快,依然「流畅得不像 iOS」,更不用提刚拿到手里那让人口吐彩虹的畅快感。我对手机性能的要求其实很低,不玩游戏,不看高清,打开微信观察五秒蓝色家园我也不介意。我猜,如今发布的任何一款千元手机都能满足我,世界移动大会上发布的那些旗舰,更是能提前预付我今后好几年的性能需求。

软件生态?在外观和性能都已经打成平手之时,软件可能才是真正决定我把钱给谁的关键因素。这个问题上,似乎没有太多悬念:iOS 从 App Store 诞生至今,在整个生态体系上都是领先于安卓的。我喜欢苹果生态圈封闭,保守的风格,这让我在打算安装一个 app 时不必去思考要从哪里获取,不必在意要安装什么版本。但多年使用下来,我能直观的体验到苹果自家开发应用质量下降,而这似乎也成了科技评论界不争的事实。反观安卓,虽然各厂家仍然各自为政,生态系统杂乱无章,但并非安卓用户的我,在近年也看到了不少厂家为改善软件生态作出的努力。我之前动过买锤子手机的念头,因为了解到锤子有官方审核的应用商店,才打消了我对安卓软件生态的顾虑。这一升一降,此消彼长的对比,让我可以期望在若干年后会有那么一两家安卓厂商能够维持住并不输苹果的软件生态体验。

毫无疑问,是苹果一手缔造了如今智能手机时代。而各大厂商在追赶苹果脚步的同时,也为我们呈现了一个完整的智能手机世界。放眼 2016 大会上的各家品牌,我们也很难找到哪一家的产品能够称得上是领先于时代了。即便是没有出席的苹果,利用 iPhone 的早熟在市场上赚足了眼球和钞票,但在整个智能手机市场整体进入成熟之时,也不可能再重现当年鹤立鸡群的风光。将目光移向纵向的时间线。我的第一台手机是十五年前的诺基亚直板手机。我想各位也许还记得十五年前的手机是什么样子,用争奇斗艳四个字形容毫不为过。早年诺基亚摩托罗拉各种匠心独具的直板翻盖滑盖侧滑旋转跳跃我不停歇,到 2007 年令世界进入新纪元的 iPhone 发布,再到 2011 年标志一个时代巅峰的 iPhone 4S。十五年间手机市场经历了列强的崩塌,新生的登场,天下群雄逐鹿也演进到了苹果安卓的二分之势。也许尘埃即将落定,也许我们仍将在未来看到新的市场洗牌,但在诸如「微型核电池」「手持全息投影」这些次世代科技诞生之前,我们已经可以预计今后的手机将会是什么样子。2016 年世界移动大会,诚如付付主播所说,没有惊喜。但在我看来,「惊喜」这个概念,也应该从手机世界里引退了。如今的智能手机,正在从新兴玩意儿向成熟的工业品蜕变。一如汽车、冰箱、电饭煲这类老大哥级别的工业品,不论是业界的发展方向还是消费者的希望,早已戒掉了如今手机界正在戒断的「黑科技依赖症」,而以不断推出可靠、实用、平稳创新的产品为最终的目标。在 2016 年的今天,我所看到的智能手机,设计终于在摸索之中找到了实用主义的道路,褪去一身的稚气,进入了狄更斯笔下那个最好而又最坏的时代。


作者

河伯,stay young stay simple。